為什麼你需要努力地化解差異、達成共識? 【一天聽一點#1066】

歡迎來到「一天聽一點」
在這裡我們結合心理跟生活的真實運用
陪伴你每天進步一點點
如果你每天都想要有所進步的話
就請你一定要訂閱我們頻道喔

熟悉我的課程的朋友
都知道我有一門課叫做
【高難度對話的望聞問切】
這一門課呢 會用系統的方法
讓你建立起 怎麼樣去判讀別人的訊號
無論從他的行為改變
還是表達方法的改變
進而去設計適當的問句
透過問話的過程 化解彼此的差異
達成雙方之間必要的共識

我原本以為會踏進這門課的朋友
都已經準備好 要面對問題了
然而在實際的教學經驗告訴我
常常會有很多學員很困擾的就是
為什麼是我要努力達成共識
而不是對方呢?

我猜正在收聽這一段內容的你
可能或多或少在某些時刻底下
心裡都有浮現過這樣的念頭吧
為什麼是我?
明明這是兩個人之間
的問題 要解決的狀況
然而 我好辛苦啊
都是我在努力 那你呢?

所以呢 今天這一段內容
我試著回答這個問題
可是你要有心理準備 我回答的方法
不是直接給一個痛快的答案
可是透過一些研究跟實驗
帶給我們的啟發 讓我們去思考
當我們願意面對問題、解決問題
那對我們會有什麼價值?

先說一個美國哈佛大學
在1970年代做的實驗喔
他們用種族歧視跟偏見強烈的團體
跟偏見相對比較少的團體
作為研究對象
他們讓受試者對於種族的問題
進行一些討論
之後再進行進一步的調查

結果發現喔
在偏見本來就很強的那些團體的受試者
他們的偏見會因為討論變得更強烈
也就是越來越有偏見、越來越極端
而相反的 在哪些偏見比較少的團體
在裡面討論的受試者呢
他的偏見會減少

也就說喔 當我們身處
跟自己想法類似的成員所組成的
團體裡的時候
簡單來說就是同溫層團體的時候
我們會讓自己的立場變得更極端
所以同溫層 它並不會提升你的智慧
它只會讓你的極端更極端
你的偏見更有偏見

而這個實驗在1970年代推出
之後又有很多的研究者
去在不同的情境底下
去做類似的實驗研究
也都發現了這個現象
這個現象就是很有名的
叫做「團體極化」的現象
然而時至今日
現在大家都使用社群網路
在這個時代最明顯的現象
是不是就是「同溫層效應」呢? 

在哪些網路的留言裡
會造成很多的鍵盤俠
主持著鄉民的正義
這樣的情況慢慢的演變
你會發現有很多社會問題
都是因為這樣子團體極化所引發的

特別是網路霸凌的問題
有一些加害者被抓到之後
讓人很意外的就是
我們以為他們就是一副
滿臉橫肉、兇神惡煞
或者是把偏見寫在臉上的人

然而在很多社會案件
真的逮到那些做不恰當攻擊的人
我們會發現喔 
他跟你我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耶
甚至有很多人在訊問之後的結果
他們說 他不知道自己
為什麼就會留下這種留言
或者是說 他其實原本
沒有那麼討厭那個人
但是不由自主的就會有
這麼嚴重的偏激的言論
在網路上散佈
而自己是那個製造言論的人


當然了 你可以覺得是因為他被逮到
所以他說一些推卸責任的話
但是如果從團體極化的研究來看
這一點都不意外
我們還原到真實的場域裡面
如果你在網路上看到
跟自己想法類似的留言 
可是這樣的想法
會留這樣的言的人很多
當你想要自己的留言被看見
被多按幾個讚 多被分享跟轉載
那你會不會讓自己的表達
更加地突出
這裡地突出喔 你要畫上括號
這個「突出」它就會讓你更口不擇言
去留下更多具有傷害跟破壞性的言論啊

最明顯的就是在政治層面
在示威活動的現場跟同質性的人
聚在一起的的時候
會做出比自己平常
更強烈的主張
比起自己一個人在家裡看看電視
對於反對派的反感
在團體聚合的時候
無論是實體的還是虛擬的
這時候反感的呈現會更加的強烈

正因為如此
所以呢 政客就會運用這樣的方法
去煽動群眾 對於各種議題
去做各種操弄
在我們記憶所及最極端的狀態
無非就是二次世界大戰的德國啊

為了要回復所謂的日耳曼民族的榮光
而造成的很多遺憾跟悲劇

我想你聽到這裡 有沒有回想到自己
在同溫層待久了
或者是跟同溫層的人交流久了
你說出一些你自己有點後悔的話
或者是你做出一些 其實自己平常
根本不會那樣做的行為
然而看這件事情有幾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那就是 同溫層有時候
真的會讓我們的智商降低很多

而第二個 你在同溫層裡
你根本不需要花任何力氣
跟任何人達成共識 
你們已經是同溫層了
你們本來就有共識了
而當你越是不需要跟任何人達成共識
你達成共識的能力就會越退化

當你這個能力越退化
你自然又只能更固守你的同溫層
你不會看見別的人
別的事物和別的風景呀

這樣的惡性循環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
其實你只要稍微想一想
你就會冷汗直流的
所以回到今天開頭的那個問題
為什麼是你要跟別人達成共識

我想喔
這意味著你已經跨出了你的同溫層
而且你有意願跟不是在你同溫層的人
好好地相處 好好地達成必要的共識
只光這一點意願並且願意學習的心情
我都覺得是值得被珍惜的
至少我可以確定此刻的你
覺得要跟別人達成共識有一點辛苦

然而呢 日子拉長來看
你會感謝現在的自己
願意去承擔這一切
更何況 你並不是一個人默默的
在承受著、扛著、忍耐著
啟點文化都在這裡
如果你能踏進教室
課程會帶給你很大的幫助
如果你一時半刻沒有辦法踏進教室
「一天聽一點」跟線上課程
也會一直陪伴你
去拓展你的視野

所以呢 我從不認為
去問出為什麼是我要解決問題的人
有什麼樣的問題
我只是覺得 他們真的辛苦了
然而如果你也是辛苦的人
那是不是用一些方法幫幫你自己呢?
其實你永遠可以選擇
那最輕鬆容易的方法 那就是不處理

回到自己的同溫層跟舒適區就好了
然而如果你沒有這樣選擇的話
我相信世界的豐富是為你展開的
然而無論這個旅程
你要走到哪裡、走到多遠
你都需要必要的工具
那就是我今天所說的
【高難度對話的望聞問切】這門課
目前這一門課 我一年只會開兩期
分別在上半年跟下半年
而下半年的課程呢 在7/9開課
那我錄音的這個時候啊 
名額已經在倒數了
所以如果你仍然想要繼續努力
而不是不想努力的退入同溫層的話
那請你務必要把握 
7/9號的學習機會

最後我要告訴你的就是
任何承擔、任何迎向問題的勇氣
它都不會是白費的
它都會點點滴滴的累積在你的生命裡
成為你生命的厚度 而這一份厚度
會為你帶來更美好的關係
跟更美好的人生

希望今天的分享能夠
帶給你一些啟發與幫助
我是凱宇

如果你喜歡我製作的內容
記得訂閱我們的頻道
無論是透過 YouTube 還是 Podcast
都需要你的支持

然而如果你對於啟點文化的商品
或課程有興趣的話
如同今天提到的7/9號的
【高難度對話的望聞問切】這一門課程
這一門實體課程呢 會用最具體的方式
讓你學會怎麼樣看懂、聽懂別人的訊號
並且透過適當的問句引導出必要的共識
詳細的課程資訊在我們的影片說明裡
都有連結 期待你的加入

希望我能夠在 
7/9的教室裡見到你
那麼今天就跟你聊到這邊了
謝謝你的收聽 我們再會

社群分享
加入最愛